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th id="551tv"></th></nobr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551tv">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/nobr></form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nobr id="551tv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陆正耀咖啡梦醒,神州系帝国黄昏

                  汽车资讯 06-07 阅读:54 评论:0


                  图片来自“亿欧网”

                  瑞幸造假风波后,陆正耀低下了他“高傲”的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曾号称“从未失手”的陆正耀也不得不公开道歉:“非常羞愧、痛心。”但现在的陆正耀应该更为痛心——培育了13年的神州租车正从他手中溜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6月1日,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称,神州优车已与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:北汽集团)订立战略合作协议。根据协议,北汽集团将向神州优车收购约21.26%的持股。

                  该公告显示,“神州优车与北汽集团的合作细节和条款仍在磋商当中。”一份不具备法律约束力的公告,也让神州租车与北汽的关系变得微妙。这意味着,神州租车或将迎来北汽这一新接盘侠,但亦有可能落得“一场空欢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颇为戏剧性的一幕是,港交所权益披露页显示,截至2020年5月11日,陆正耀旗下神州优车持有神州租车的股份恰好是21.26%。如若神州租车与北汽集团达成交割,后者将成为神州租车的第一大股东,而神州优车及其背后的陆正耀也将从股权层面完全退出。同时,神州租车与华平系的交易也宣布搁置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来源/神州租车公告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买卖还未最终敲定,但这已经是神州租车近期唯一的利好消息。受此公告影响,神州租车当日股价收盘涨幅高达23.33%,市值升至47.07亿港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对于陷入业务发展遇阻、融资渠道受限、现金流承压等多重困境的神州系而言,北汽的出现无疑是场“及时雨”。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后,神州系糟糕的现金流状况可以得到缓解,北汽集团也能凭借神州租车的行业优势,在出行生态链中落下重要一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陆正耀这次真的可以全身而退吗?

                  01 风光无二

                  除去当下的狼狈,陆正耀的确是位颇具战略眼光的执行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1993年,24岁的陆正耀毅然舍弃公务员铁饭碗,下海从商。闽商“少年不打拼,老来无名声”的闯劲儿,在他身上演绎得淋漓尽致。选择北上后,陆正耀在中关村做起了代理商,专门从事通讯设备及系统集成业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次在美国高速公路上意外抛锚的经历,让陆正耀嗅到了汽车行业的商机。在美国,用户只要给美国汽车俱乐部AAA打个电话,便可享受到汽车救援、维修、保险等服务。回看当时的中国市场,汽车销量正处于21世纪初的高速增长阶段。中国一举超越日本,成为全球第二大汽车消费国,但售后服务却大幅落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市场大爆发下,汽车行业处处皆为蓝海。2005年,陆正耀成立UAA(联合汽车俱乐部),这成为他资本故事的起点。两年过后,嗅觉敏锐的陆正耀迅速转型租车业务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来源/神州租车官方

                  2007年,神州租车正式成立。就租车业务而言,门店、车辆、人员……每项都是一笔不小的投入。幸运的是,神州租车在发展三年后获得了联想控股12亿元投资。有了“弹药”后,这家公司开始以黑马姿态横行于中国汽车租赁市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陆正耀深谙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“的道理。在他看来,公司发展的第一步是解决车辆问题、扩张车队规模,随后再打“价格战”,以此能够快速抢占市场份额。他也是这样做的:2010年11月,陆正耀斥资6亿元采购了6000辆运营车辆,车队规模迅速扩大至万辆以上,神州租车一举成为中国规模最大的汽车租赁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久,神州租车便跻身中国三大租车公司之列。趁热打铁,神州租车于2010年12月再次发起价格战。与此前相比,其95%车型的租金都调整至之前的一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陆正耀再次加码车队规模——2012年3月底,神州租车车队规模达2.9万辆,在全国拥有超过500家的门店与服务点,稳坐市场第一。据罗兰贝格统计,当时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是排名其后的8家租车公司车辆之和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9月19日,神州租车于香港联交所主板成功上市。这是属于神州租车的高光时刻,也是属于陆正耀的高光时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已成为中国最耀眼企业家之一的陆正耀似乎并不满足于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02 跑马圈地

                  以神州租车为起点,陆正耀计划布局一个完整的汽车商业闭环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,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宣布合并,中国最大的叫车平台就此诞生。伴随着最早入局的易到用车,后来崛起的滴滴、Uber等玩家的成长,中国网约车市场竞争愈发激烈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切被陆正耀默默看在眼里,他于同年成立了B2C模式的“神州专车”。凭借租车业务的硬件基础,神州专车在全国60余座城市迅速上线,并建立了自有专车车队与司机队伍。

                  短短一年后,陆正耀又创立神州专车的主体公司——神州优车。他将神州专车原有的相关资产、业务、债权债务及5家子公司100%的股权,全部置入神州优车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随着国民生产总值的不断上升,陆正耀又将触角伸向大消费领域。2017年,神州优车集团原COO钱治亚在中国开了瑞幸咖啡首家门店。“做咖啡生意”的想法诞生于2010年,陆正耀当时就对愉悦资本的刘二海表示:“将来一定要做这个”,后者在2017年成为瑞星咖啡2亿美元A轮融资的资方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延续陆正耀一贯的“快速发展”风格,瑞幸咖啡在此后不到17个月的时间里,成为全球最快IPO的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即便在大消费领域做得“风生水起”,陆正耀也并未忘记自己的“造车之梦”。宝沃汽车的出现,缓解了陆正耀的燃眉之急:某种程度而言,宝沃汽车能够减少神州租车因车辆残值下降而产生的经营风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2019年3月,神州优车收购宝沃汽车67%的股权,成为直接控股人。当被媒体问及“为何是67%的股权”时,陆正耀直言,“就是为了有话语权,自己说了算。”其野心可见一斑。他很快成为宝沃汽车董事长,试图打通汽车产业链上下游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制表人/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曾乐

                  从神州租车、神州专车,到神州买买车、神州车闪贷,再到宝沃汽车,手握多张底牌的陆正耀已经打造出了一个完整闭环:宝沃汽车解决了神州租车的上游车源问题;除用于出租的车辆外,神州租车还可将所购车辆供神州专车使用;而神州买买车则明确了其二手车的去处;作为神州买买买的配套服务,神州车闪贷为车辆卖车提供金融贷款服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是瑞幸咖啡的突然倾倒,陆正耀还能头顶多个光环。但现在,装睡的人不得不醒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03 大厦将倾

                  陆正耀还在经历“大起”时,神州系大厦将倾的伏笔已经被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仅神州系内部,就已存在多颗已靠近火源的手雷。神州租车的商业模式,决定了其主要收入来源分为两个部分:租赁收入与二手车销售收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随着车队规模的不断扩大,神州租车“越来越重”,弊病凸显。通过梳理数据,亿欧汽车发现,神州租车的车队规模逐年扩大:截至2019年年末,其车队总规模接近15万辆——为6年前的2倍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制表人/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曾乐

                  车队规模的扩张并未增加神州租车的利润。2019年,神州租车净利润从2016年的14.60亿元下滑至0.31亿元。2020年第一季度,神州租车状况更糟,转盈为亏。财报显示,其净亏损1.88亿元,去年同期净利润则为3.90亿元。而疫情的冲击,更使神州租车“雪上加霜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制表人/亿欧汽车商业分析员 曾乐

                  但它的隐忧远不止于此:车辆实际利用率、车队管理、维修及折旧成本,都为神州租车带来更多考验。2009年-2011年,神州租车的出租率由65.3%降至56.7%,快速扩张的激进打法,使神州租车落了一身伤。

                  疫情下,二手汽车销售市场疲弱,神州租车不得不“减少车辆采购以维持稳健现金流,直至租赁需求恢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神州租车已是如此,陆正耀手中的其他牌也并不好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与滴滴的C2C模式不同,B2C模式下的神州专车,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补给,才能实现规模化运营。陆正耀也意识到了这一点,在“找钱”的同时,他开始尝试突破自身模式。2016年9月,神州专车公布U+开放平台战略,宣布向符合条件的全国车主免费开放流量、技术和品牌资源,并承诺永不抽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换而言之,神州专车将摒弃曾经坚守的B2C模式,开始效仿滴滴、易到两大专车平台的C2C模式,允许私家车加盟。按照陆正耀的逻辑,神州专车将以B2C模式创利润,C2C模式换取流量增长,两种模式互为补充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业绩表现来看,陆正耀的这步“棋”似乎走对了。财报显示,2016年,神州优车总营收为58.5亿元,较上一年增加41亿元,同比大幅增长235%。其中,专车服务收入达50.6亿元,同比大增19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喜悦并未持续。换句话说,神州优车这副牌又被陆正耀亲手玩坏了。神州优车前脚刚踏入新三板大门,陆正耀后脚便加入股权质押大军。神州优车上市仅1周,陆正耀便将所持有的神州优车9000万股股票(占神州优车总股本11.9%),质押给了杭州银行北京中关村支行,以个人名义融资了5亿元。此后,神州优车的市值一路走向蒸发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如今的神州租车依旧是中国租车市场的领头羊,但不可置否的是,陆正耀亲手把自己养大的孩子捧到了股市大门前,也亲手引爆了自己一手埋下的“雷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相比上市之时“亚洲租车第一股”、“新三板市值老大”等光环,神州租车与神州优车如今都被当做“劣质资产”看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04 败走麦城

                  一杯咖啡淹没了神州系这片雨林。曾扬言“我出手到现在,还没失过手”的陆正耀,这次终究是栽在了自己一手建立的神州系大厦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瑞幸造假事件后,遭受“蝴蝶效应”的神州系深陷泥沼:业务发展遇阻、融资渠道受限、现金流承压……覆巢之下,安有完卵。找钱、切割、找钱,成为神州系当下最为紧迫的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来源/瑞幸咖啡官网

                  华平退出、北汽出手背后,神州系的自救之法依旧逃不掉“熟人接盘”的老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纸不具法律效力的合作协议,给予了陆正耀新生的可能。如若北汽能够顺利接盘神州租车,陆正耀将以“断臂求生”之法为神州系获得及时的现金流。同时,这也意味着,陆正耀将真正失去神州租车这张“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除频频割肉自救外,陆正耀如今几近“满盘皆输”:一把由瑞幸点燃的火,已烧至更多未来有海外上市计划的中国企业。事实上,瑞幸独角兽坠落、企业信用坍塌的事件发生后,整个中国创投产业链均遭受重创。

                  疫情和关联企业的财务作假,使得租车市场面临着融资难和估值偏低的困境,无法及时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,也不利于租车行业进一步发展。”有业内人士对亿欧汽车表示。上述两点使得行业各公司现金流都比较紧张,“未来一段时间租车行业洗牌是在所难免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:“相比过去的烧钱模式,疫情与神州租车头部企业的多重冲击下,中国租车市场未来更需要低成本的运作模式。‘模式如何创新’,也会成为多数企业所重新思考的问题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一石激起千层浪,瑞幸事件也刺痛了资本市场那根敏感的神经。今年4月22日,银保监会发布声明:“对财务造假行为始终保持‘零容忍’,已督促相关银行加强风险监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回看当下,北汽这一新接盘侠的出现,为陆正耀的资本故事增添了更多的想象空间。凭借北汽这艘快船,陆正耀能否抵达新的彼岸?一切还尚未可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旦北汽放弃接盘,陆正耀的商业帝国可能会迅速走向坍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版权声明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         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                  评论